防传销知识网 传销经历 无店铺连锁 销售——2008年暑假传销遭遇记

无店铺连锁 销售——2008年暑假传销遭遇记

谎言与真实:无店铺连锁销售
——2008年暑假非法传销遭遇记

引言:
     这是一个神秘的行业,
     你能相信以下一系列事实吗?
     消费3800元能够为你赚得380万
     在21世纪的今天,有一群人过着这样的生活:早晨是盐巴稀饭,中午吃一块两毛的青菜下干饭,晚上吃没有一滴油的清水面片;
一个行业能够解决社会五大类人群(下岗职工、复员军人、大中专应届毕业生、农民工、城市闲散人员)的就业难题,并能够把社会上的混混、吸毒人员以及违法犯罪分子改造为文明礼貌、谦虚真诚的新人。
     说到这里,有人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如果我再把这个行业内部的情况说得清楚些,人们就会更加明白。
     这个行业没有实实在在的店面和产品,从组织上看,由每个成员的人际网络构成,从利润上看,靠的是新加入成员所交纳的购买“产品”费用;
行业实行五级三阶制,只要你及你伞下体系成员的销售业绩累计达到要求,就可以升级;
行业主要是以亲戚带亲戚、朋友带朋友的形式吸收成员;
行业内部成员必须严格遵守各项行为规范、保护行业秘密;
每天清晨都要有二十多个人挤在一间居民房内进行学习和经验交流活动,每逢周一、三、五,还要在晚上集合,共同学习所谓行业规范《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
……。
      到此,许多人就会想到这是否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事实上,它的确如此。虽然它改变了装束,创造了无尽的谎言来装饰它,但是纸包不住火,这个所谓的无店铺连锁销售模式实质上是一种变相的非法传销方式。为了更好的说明,我把自己在这里面的切身体会展现给大家。
2008年7月末,笔者来到了湖南省中部一个不很发达的地级市——L市,对这个行业进行了为期六天的实地观察,与一个庞大传销组织内部几十位成员进行了交谈,对这种模式已经有深入的了解。现作此报告,不仅是为了揭露这个骗局的运作,给人们以警醒,也是带着对陷入这个圈套的人们的同情,希望让他们有所醒悟。其实我非常关注的是后者,因为我的亲人陷入了进去,我也是想帮她们解救出来。我认为任何人的思想和行为都是社会造成的,在传销组织中的人们大多是现实生活中没有机会、受过挫折的无辜者,当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认清和理解这些人怎样陷入传销的“魔爪”。

     1. 缘起:“善意的谎言”
        为什么我会进入这个群体?这是本文首先要交代的。在行业中,经常提起“善意的谎言”,它的意思是为了对方着想,不得不把真实情况隐瞒起来,而告诉他一些虚假的信息。比如,在某人得了癌症的情况下,医生和他的亲友就会自动不告诉他的真实病情,而说是小病,让他安心。我能进入这个群体,也是由于这样一个“善意的谎言”。
2008年3月,我二姐把广东的工作辞掉了,准备回家发展,做点小生意。她的一个打工认识的朋友小林子已先在L市许久,说是开了店,忙不过来,请我姐去帮忙,由于我二姐还借给她一笔钱去做生意,所以她没有直接回家,就在中途L市停留了几天。后来二姐回家一趟,还到亲朋好友处探望了下,然后还是去了L市,她每次跟我联系,告我她在那边很好,说在做服装生意,要我暑假一定要去她那看看。经不住她屡次邀请,我答应了她。
     不久,我大姐也辞掉了广东的工作,到L市给我二姐帮忙,她告我确实比打工好多了,而且她也在我二姐店旁开了新店,并要我暑假过去玩。然而在临近学期末的7月初,我突然接到二姐电话,告我大表哥曾去她们那里考察,可惜她们当时在另外城市进货,没有时间见他,结果他回家后说她们在外面做传销。这件事情家里一直没告诉我,怕影响我的学业,她希望我能去她们那看下,给亲人们一个证明。但是当时我因为临时有事,没有立即起程,到是我妹妹为了了解情况,先去了她们那里,开始几天她还一直跟我联系,说那里饭菜很差,而且没看到姐姐的店面,要我在网上查下无店铺网络销售及连锁经营模式,这让我的担心不断增加。大概她去五六天后,就换了当地的手机号,她说家里的电话卡没钱了,并说在那边找到了兼职,暑假可以在那里打工。对此,我半信半疑,我努力往好的方面想,可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我还要求在我去L市之前要我妹妹回家,后来她自己不愿意回来,只好作罢。
     这就是我去之前所了解的情况,基本上只有先相信她们的话,到了L市再做仔细的考察了。后来我听到二姐讲述她第一次到L市的故事: 
     我的朋友说在这边做服装生意,能赚到很多钱,要我来考察一下。开始两天,我就觉得不对头,好象进入了传销组织,后来蹭一次和她两人出去的机会,跑上了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买票回了家。然而,回家之后看到家中的穷苦,特别是父母的艰辛,想到自己在外赚钱的不如意,没过多久,我还是决定回来了。
不只是她,进去你会发现这里的人几乎都是被这样的“善意谎言”骗来的。行业的成员按照他们的人际网络排序,依次邀请亲友前来考察,打出的牌子是在这边作服装生意、跑运输、电站投资等,目标就是尽一切办法让人过来,只有他来了,才能想方设法把人留住。

      2. 进入:疑问、责任
     虽然在去之前,我已经怀疑两位姐姐在做传销,但还是要亲眼看个究竟。正象他们所说的,我是带着问号来的,要带个句号回去。我对她们的疑问主要有三点,一是当我每次在电话中问到她们店面或住宅地址时,她们都遮遮掩掩,而以往她们会主动告诉我地址以便通信;二是我大姐开始去的时候,第一天跟我联系说进了传销,而我大表哥也是一去,就认为我二姐在做传销;三是我妹妹反映给我的那里生活状况,不象是做正经生意。可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带着责任要到她们那里去了解一下,最主要是使父母安心,顺便也让亲友相信她们。
     7月30日,我清早从家里出发,下午五点才乘上去L市的火车,我跟家里说过不要她们到车站来接我,也没跟她们说清楚到达时间,只是发短信问她们住址在哪,经过几次交涉,才得到一个大概位置:L市小相合酒店旁。31日凌晨两点,火车到达L市,正如自己设想的,不告诉她们我的车次,不让她们来接我,就在火车站旁找了个网吧包夜,在网上查了些L市相关资料,准备天亮了先去这里的公安局、工商局询问下传销情况。可是凌晨五点时收到二姐的一条短信,说她非常担心我的行程,一晚都没睡好,这让我想到毕竟是亲人,姐姐不会害我,她是最关心我的,我不能不信任她,因此从网吧出来,我就直接乘车去了她们告诉我的地方。
     和她们发短信,告之我已安全到达,二姐出来接我,把我带到她们的租房,发现里面非常整洁、干净、简单,除了基本的桌椅床凳,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尤其是没看到电视机。大姐买菜回来,看起来变瘦了许多。不久,她们同住的同事陆续回来,相互认识了一下,发现他们素质都比较高,如慕容哥,36岁,P市师范学院心理学专业毕业生;阿光,23岁,W市艺术学院绘画专业毕业生。经过初步交流,觉得他们都很友善,我就比较放心了,希望我姐姐和这些聪明的人不会选错事业。
当时我是不相信自己进入传销的,一方面,因为姐姐们还是如以前那样精明、能干,不象被人控制或者“洗脑”的样子,另一方面,我在进入前作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不要她们来车站接我,想暗地里与警方联系好,至少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能让我也掉进去,但当亲情战胜理智,我直接到了姐姐那里,发现也没有被限制人身的危险。因此,开始静下心来,听从我姐姐的安排,与她们一起去见所谓的“客户”,也让我的调查得以展开。

     3. 调查:座谈、观察
     然而客观环境不允许我的调查随意开展。首先在时间上,她们给我作了周密的安排,每天都要去见两三位“讲师”(在她们行业内都是经理级的人物),这些人不厌其繁地跟我讲行业的基本知识情况;其次在空间上,我发现自己一直被人监视着,每走一步都有人跟着,上厕所也不例外,所以基本没有单独自由的机会。不过在我看来,事物都是辨证的,表面对我不利,但是实质上给我提供了许多益处。这些为我了解他们进入行业情况和观察他们行业内行为提供了帮助,因此我主要运用座谈与实地观察两种方法。
     由于乘火车一晚没睡,31日上午我就在房间内休息,中午12点醒来,她们已经做好饭等我了,一条鱼、几盘青菜,大家都用的是小瓷碗盛饭,虽然简单,但感觉不象妹妹说的那么艰苦。吃完饭,问妹妹兼职情况,她说过几天就知道了,我只好跟姐姐说参观她们的店面,她们很爽快地答应了。因此,下午1点半,我与两位姐姐一起出去,她们一个人陪我走,一个人走在离我十几步的前面,让我很不解,千里迢迢亲人相聚,怎么这么生分,以往我到她们那去时,都是走在一起的。更让我不解的是二姐小心翼翼地告诉我她们从事的是无店铺连锁销售,没有真实店铺,今天带我去见她的一个“客户”,也是一个老朋友。
在到一个很旧的居民楼时,她们频繁掏出手机,不断与人联系。带我上楼时,还要轻脚细声,敲门时声音很轻,就用手指稍微扣了下,门开了,里面的一位大姐很有客气地把我们让进去,又轻轻的把门合上,姐姐和她握手,出于礼貌,我也跟她握了下,并大声说了句“你好!”,旁边的姐姐马上嘘着提醒我小声。“客户”把我们请到一间小房,里面非常干净、整洁,除了基本的桌椅、床柜,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一张小四方桌上有一个铁盘,上面放着一只水壶、四个玻璃杯。“客户”分别给我们倒了白开水后,姐姐带我站起来,给我介绍,她是邹经理,再跟她介绍,我是她的弟弟,这位经理好象还想问清,问我跟我姐是亲姐弟吗?我回答是,她好象很满意似的。
     接下来,邹经理就开始给我讲述她参加这个行业的过程,并把这个行业的大致情况作了介绍,大概讲了三点。一是连锁销售产生的原因,比如是由于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帮助五类人群(下岗职工、退伍军人、大中专应届毕业生、农民工、城市闲散人员)就业等;二是连锁销售与传销的异同,她认为共同之处在于①都是一种隐秘的商机,不可公开,②从形式上看,都是五级三阶制,而区别在于①从体制上看,传销是世袭制,连锁销售有成功出局制,②从业绩上看,传销是归零制,连锁销售是累积制,③从时间上看,传销需要长期,连锁销售只需很短时期;三是当前的社会状况及连锁销售的实质,她讲要趁法律、规范没建立起来时行动,这个社会就要有超前意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最终她谈到连锁销售实质是一种民间融资,借销售外壳,行融资之实。


     我当时开始明白姐姐和她们的同事所从事的行业了,但还只有初步了解,没有深入思考,只觉得这是在钻法律空子、打檫边球,应该没有涉及违法、不道德的事情。可是心里还是不理解她们为什么一直在骗家里,说在外面开店,连个实在的店铺都没有,而且对投入3800元能够在一两年内赚回380万的“机会”很抱怀疑。可无论如何,事实摆在这里,我的两位姐姐已经进入这个行业,我要理解她们,必须把行业考察清楚,而这需要更多时间。
     回来后发现大家对我更友好了,好象我已知道他们的秘密,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妹妹可能也加入了。晚上和阿光单独在一起时,我跟他交谈得很好,顺便问起他是怎样参加这个行业的,他告我是由于母亲的介绍,而且讲了许多这个行业被查处的事例,看来他对这个行业也很模糊,因为母亲的市场破坏(他母亲把行业实情告诉了他叔叔,结果叔叔不但不信,还告诉其他亲友她在做传销,使她找不到人来帮忙),作为儿子的他不得不来帮她。
8月1日这天上午11点去见阮经理,他给我介绍了利润分配情况,即进入成员所交纳的费用怎样被五级销售体系人员取得的,他说,3800元中45%作为成本和税收,3%作为高级业务员效益分红,剩下52%利润在五个级别中分配,例如,你是实习业务员,当亲自销售一件产品时(进入者交纳3800元),将得到15%的提成,你上面的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和高级业务员得到的提成比例依次为5%、10%、12%和10%,而再假设你是业务主任,当亲自销售一件产品时(进入者交纳3800元),将得到30%的提成,你上面的业务经理、高级业务员得到的提成比例依次为12%、10%。具体见下表:
表  利润分配
      提成比例
      亲自销售        实习业务员        业务组长        业务主任        业务经理        高级业务员
      实习业务员        15%        5%        10%        12%        10%
      业务组长        0%        20%        10%        12%        10%
      业务主任        0%        0%        30%        12%        10%
      业务经理        0%        0%        0%        42%        10%
      高级业务员        0%        0%        0%        0%        52%
      下午1点半她们又带我去见一位胡经理,他主要负责跟我讲资金管理模式,让我感到他们行业的资金运作合情合理。具体来看,行业有明确分工,不同级别做不同的事情,到了经理位置才能负责收钱,并把钱存在一个帐户中,而资金的支取由一个高级业务员体系下连续三级的代表负责,他们各拥有帐户存款密码中的两位,取款时要有这三人同时在场才行。在整个过程中,高级业务员不直接参与,他负责监督和控制资金收支到位,如果出现亏空或运转不灵,他要及时把漏洞补上,而对于他那些直接管钱的下级来说,手上的钱远远比不上他们帐面上应得的钱,因此一般不会取钱逃走的现象。这可以说设计得非常完美,好象一切都在自我管理中运行,没有任何差错。他甚至吹嘘这套资金管理模式多么安全、有效,比以前遍布农村的信用合作社强百倍,而后者由于在资金管理安全上出现了很多问题,如今已经陷入惨淡经营的地步。
     晚上7点,两位姐姐又把我带到一所“人民公社食堂”旁的大院内,同样进入居民楼的一间出租房中,我们直接被请到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面有二十多个小塑料凳整齐摆放着,四个角落都有电扇以最大的功率开动着,在小凳前面正对着两张大椅和一个方桌,好象以前私塾讲课的布置。我在后排找了个位置坐下,才发现身边的人一下起立一下坐下,而前面大椅旁有一人站着用手势指挥,姐姐们很踊跃的参加了一上一下的队伍,站得久的人被请到前面为大家清唱一首歌,在唱歌之前,还必须先做个自我介绍,如“各位亲友,大家晚上好!我是张三,来自四川,我的介绍人是我的好朋友李四,感谢主持人给我这次上台的宝贵机会,同时感谢新老朋友对我的谦让,希望诸位在以后的学习和生活中,给予张三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帮助,为表示感谢,一首歌献给大家”。这时我开始感受到某种组织、规范在操纵着他们,也对这背后的控制感到恐惧。很快答案就给我展示出来,随着一位重要人士的进入,这场表演告一段落,大家都坐得规规矩矩,开始认真听进来的讲师宣读行业管理规范,即《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基本上对成员的衣、食、住、行都作了细致规定,比如每天五点起床,不能穿太露的衣服,每天饮食按照最低的标准,出行至少要两人等等。还禁止饮酒,给出的理由是酒后容易伤身、出事、失言,恐怕最担心的是酒后吐真言,告诉外人行业内部的事情。这位讲师讲完之后,他还请我们几个新来的上去讲体会,每次他给的评论是我们知道的不多,大概百分之二十,还要继续考察几天。
     回到“家”中,看到大家都在等我呢,仍要我谈听完今晚讲课的体会,我很直接地告诉他们,基本上已弄懂这两天的生活安排,例如来到这里两天,依次有鱼、鸡肉招待,原来是取年年有余,来此是个机会的意思。他们很开心的笑着,继续问我看没看出“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中的漏洞,我明白告他们这项制度很虚伪,因为明眼人一看就错误百出,就拿每次外出至少须两人的规定,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安全,反过来看也可说为了监视。他们对我的回答表示满意,大姐还说这里面很多话都是一语双关的。
      4. 深入:层层解密
      接下来的四天里,他们开始让我严格按照“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生活了,每天早晨5点起床,吃一大铁碗白稀饭,可以放些盐,他们叫这盐巴稀饭。吃完饭就被带到另一住处进行晨会活动,也是二十多人在一起唱歌、读书、演讲,然后回“家”,再安排到一家座谈,每时每刻都有人陪着。中午回来吃一块二毛的青菜干饭,都是用大铁碗盛的,吃完饭不能到床上休息,鞋子也不能换,只能在椅子或沙发上靠下,下午又被安排到一家中座谈。晚饭是没有一滴油的清水面片,吃完饭没有“经管会”(每周一、三、五晚上开),就会请人到“家”交谈,每次都是所有人围在我身边,不是给我解闷,就是试图说服我偏执的想法。
     8月2日,清晨起床,走了五六里路,到了郊区一栋居民楼五楼的一间租房内,发现昨晚和我一起上台的两个新手都来了,我们都坐在小凳上观看那些老手们一上一下的登台表演。过不久,等人差不多来齐,两位主持人来到会场,分别坐在前面的大椅上,开始了今天的晨会。晨会分为三项:一为读羊皮卷(说是训练成员的普通话,并学习下这个销售业的圣经);二为激情演讲(老成员讲讲机会、成功的经验,新成员讲讲谎言、亲身经历的故事);三为业务洽谈(主要是让成员牢记行业用语,锻炼口才)。每项开始,行业成员都抢着站起来以使自己有上台表现的机会,主持人则负责会场秩序,大家都非常配合。在业务洽谈时,主持人要求我们新手上台谈谈今天晨会的体会,当然又是让我们在这多呆些时日,加深对行业的了解。


     上午9点,两位姐姐又带我去一处见廖经理,听他讲授模式运作状况,主要告诉我这个行业存在的理由,如不违反国家法律、不违反地方法规及不扰乱当地社会治安秩序。这位仁兄据说原来吸过毒,剁掉小手指头都没戒除,后来加入这个行业,竟然在这个模式的管理规范体制下,除掉了吸毒的恶习。
下午2点,她们又带我到另一处见姜经理,听他讲授行业操作与技巧,即如何寻找漏洞,尽快升级。他举了许多例子,如一个女孩,只用了三个月就成了高级业务员,现在早已成为百万富翁。一个主要办法是个人进入时购买11-21份产品,直接升为业务主任,然后发展三个人,作为自己的支线,其中一个为自己的亲人,两个为自己的朋友,依靠三的倍数递增,每个人后面发展三人的话,3、9、27、81、243、726、……,只要每人购买一份,六次就能达到600份产品要求。而我想着为了成就一个人,有多少人为他垫背,多少家庭会为他破产。
     讲课4点左右结束,二姐接到电话尽快赶到一个地方集合,得到允许,可以打的过去,所以我们就奢侈了一回,不用走路了。到后才告诉我今天大经理过来发钱,他们叫月季,分发的日子不定,好象是特意为我们新人准备的,因为我看到一位同类。我姐姐她们加入的是两广(广东、广西)体系,因为介绍人是在广东打工认识的,在这里我还见到我所居住地方的“家长”(秉章叔)和我大姐的男朋友——小雨,原来我来的这几天他们刚好外出,现在才赶回来,秉章叔五十多岁年纪,与一帮年轻人在一起显得很不协调。大家围成一个大圈坐开,表演唱歌,不久,两位年轻时尚的女经理一手挽一个大包,一手打着电话进来,落座以后很麻利地把分好的钱拿出来,摆在桌面上,接着一人报姓名和金额,一人核对取款人并发钱。有人领到2万块,有人只得到一百多元,大概这次她们拿来四万现金,据他们表示,还有部分钱是通过银行打在各自的卡上,请各自回去查收,有问题直接向她们反映,看来她们还很负责任。
     秉章叔这次回来就意味着家里两人要离开,原来慕容哥和阿光都是被从另外的家庭借过来搞配合接待我的,因为我来之前,姐姐已把我的性格、爱好、知识背景告诉了她的上线,然后他们为我挑选了这两位朋友来做伴,目的是稳定我的情绪。慕容哥本身就是一个家庭的家长(成为经理级别就要为其伞下体系成员租房,建立家庭),每次见他都很忙,电话不断,阿光还处在小级别,事情不多,人很老实。可以说,他们顺利完成了任务。秉章叔晚上还在家中举行了一个热闹的聚会,买了许多水果(只有经理级别以上才能买水果),二十多个人围成一圈,做游戏和唱歌。他还特地请来行业内一位见多识广的大叔阿敏,并安排到我座位旁边。开始我没在意,逐渐我明白这都是为我设计的,每位有机会唱歌的人都表示欢迎我来此考察,他们还不断塞水果给我吃。快到21点,大家两人一组依次离开,那位叫阿敏的大叔留下来跟我谈话,象以前一样,家里成员围着我坐着,听阿敏与我交谈。这位大叔好象要改变我的人生价值,不断谈论现实、物质利益的重要,金钱的作用万能,我稍微一反驳,他就说我没有真正站得住脚的理由,当然他还讲到了这个行业的中心、灵魂,即利用人的私心,这点我到是非常赞同,但发觉自己明显被他压着,辩不过他。最后发现我有一处优势,那就是时间,我可以跟他纠缠,并一直耗着,而他在谈话时,经常手机铃声响起,旁边的人也听不懂我们讲什么,渐渐散去,到了22点半,他终于呆不住了,这样停止了谈话。
8月3日,我的时间象昨天一样被他们安排好了,晨会中看清读的羊皮卷为做最伟大的推销员,有点讽刺的是他们并不推销真正的产品,业务洽谈时不再要求我们新人上去谈体会,而由成员背诵业务概况的一段内容。
      上午10点,秉章叔和二姐带我去见一位很成功的经理,这位女士35岁左右,据她说毕业于CS政法大学法律系,她主要以自身的经历告我不管是否参与他们行业,都要为我姐姐保护好市场,以免让她们走弯路、费时间,她就是因为告诉了她丈夫实话,结果丈夫不仅不相信,还告诉他的亲友她在做传销,让她在家庭人际网络中找不到人来,让她费了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取得现在的成果。
     中午回来吃饭,见到秉章叔上面的大经理华哥,他45岁年纪,据他介绍,以前开过汽车修理厂,年薪17万之多,但经过妹妹介绍,放弃了以前工作,来这里从事此行业,他本来已做到高级业务员,可为了照顾妻子,让他下面的妻子顶他上去了,他还要打拼一两个月也可以上去。他跟我谈了许多,仍是要我保护好姐姐的市场,回家不要跟亲戚说实话,要配合姐姐“善意的谎言”。
     下午4点又是秉章叔和二姐带我去见一位凌经理,他40岁左右,参过军,主要听他讲连锁销售的现实可行性和社会允许性,他的一句行内名言是“法律只能规定人的行为,不能规定人的思想”。据我姐姐后来告我,这位仁兄来此地考察时,曾带有律师,并住高级宾馆,后来还是决定加入行业,过着俭朴、艰难的生活。他认为这种模式有三个基础:一是有责任的担保人,二是完备的体系,三是吃苦的准备。
     当时,我基本上被他们说服,觉得这个行业虽然不怎么好,但不违法,要不然这么多聪明的人怎么会都来做这样的事。而且姐姐的影响也比较重要,她们对我的固执、传统思维非常不满意,甚至暗暗流下眼泪,使我觉得应该帮她们隐瞒,可心里感到这还是骗亲戚朋友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实在是很矛盾。
8月4日仍要按他们的计划见人,这天晨会非常有意思,看到另外的几个新来考察的同类,主持人要求新人上去讲体会时,我听他们讲都是非常信任的人介绍来的,比如姐妹、上级、几十年的朋友,基本上都谈到无论如何都会相信介绍人。
上午8点回“家”,有两位华哥的另一条下线经理玲姐和她的弟弟金峰哥提着水果来看我,金峰谈了许多,基本上也是这个世界有钱就有一切,因此要努力赚到更多金钱,玲姐倒不怎么说话,在旁边倾听,可见他们又是被请来说服我的,我发现他们不愿意谈“说服”这个词,他们象是很有信心找到了真理,来引导我这样的沉迷者走向光明。11点左右,秉章叔和二姐又带我去见一位林经理,此人40多岁,据说CS师范大学毕业,还是跟我强调帮我姐姐保护市场的重要,他提到叫亲友过来,也是为了他们好,不能自己发财忘了家里人,可见,仍是不断为拉人头找借口。
      下午2点去见行内非常有名的一个叫做刘备的经理,据他讲,真名刘太空,四川绵阳人,30多岁,以前为一个县的县委常委、副县长,因觉得官场没意思,到这个行业发展。我觉得他讲自己的故事到很熟练,他的任务是告诉我,这里很能锻炼人、改造人,不仅让人学会做人,还让人拿到一笔巨大财富,因此是值得一试的。回来又见到华哥,他这次来的目的要点是劝我不仅要保护好姐姐的市场,还要恢复市场,也就是回去跟以前来过的大表哥一个解释,他还查问了我在那里的生活情况,秉章叔给了他满意的回答,说我能按照他们的管理规范生活,到了吃晚饭时,他仍留下看我把那碗清水面片吃完才放心离开。
晚上,秉章叔又带了一位中途退学的大学生跟我交谈,主要是讲大学教育与这种模式培养的优缺,试图说服我,让我同意妹妹留下来跟着他们从事这项赚钱的行业,当时大家又围拢来听我的意见,而在当前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我无法说服上大学对我妹妹的作用,况且她本人已明确表示不原再继续学习。这位大学生本来在学校时很自卑(由于家境贫穷,而且自身残疾),对大学生活还有一点崇高的向往,最终我跟他们达成妥协,对于妹妹读书的事情,不让她退学,而要她开学前回去办理休学,等以后赚够了钱再继续把学业完成。实际上我是想办法把妹妹骗回家,换一个环境改变她现在的想法,因为当时我已经很烦恼他们整天做我的工作,要我理解他们,可能妹妹就是这样被他们“洗脑”的。
     由于当晚是我在那里的最后一晚,有些话要与我的姐姐妹妹单独商谈,因此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告诉了她们自己的一点真实想法,就是认为她们做这个事情,我不反对也不赞成,我回去只负责做父母的工作,也就是用“善意的谎言”让他们放心,但不负责跟亲戚朋友宣传,尤其不会给大表哥解释。她们听出我还是反对她们做这件事的意思,特别是不帮她们骗些亲友来,所以对我很不满意,认为我还是不理解她们。

     我当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由于在这个传销组织中呆了这么长时间,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在“家”里秉章叔这些人面前表露出自己已完全理解他们从事这个行业的苦衷,只是自己志向不在追求金钱上,所以不能从事这个行业,他们也被我说服,况且我姐姐是坚决反对我加入的,因为她们知道我读书是家里的一个希望,这样他们不准备留我,在我一再要求回家的情况下,给我买了火车票。然而,在这最后一晚与姐姐妹妹的谈话中,她们知道了我仍是反对她们这行的,不知是她们告诉了秉章叔他们,还是她们出去的眼神让家长感到还有问题,所以这天晚上睡觉时,他们又来做我的工作了。
有时我总感觉到自己跟姐姐谈的体会不知不觉会传到她们的家长秉章叔那里去,因此他们对我的想法摸得很透。我唯一丢舍不下的是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作为弟弟和哥哥,我要理解和支持她们,不说在事业上给她们多少帮助,至少不能拖她们后腿。可是,她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让我觉得很不放心,与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有本质相同,不就是拉人头吗,只是变换了形式。我经常问自己,怎么办好呢?
      8月5日,生活一切照常,只是由于是下午3点的火车,他们加快了我的课程,上午连续去了两家座谈,都是考察我对行业的了解程度,由于这些天来认真听取了讲师们的知识传授,对此我都作了令他们满意的回答。回到“家”中时,总算见到了在这里接待象我这样新人的过程,华哥上午到这个家接待了三人,下午又有两人预定了。在这个行业中,每个家庭都是相互帮助、彼此互通有无的,有一条规矩是这家的请来的新人必须到另外的所谓“无任何利益关系”的家庭中听讲,而讲师必须是很有经验的,一般都要做到经理级别,陪同去的行业成员在整个听讲中不得插话,要做到文明、礼貌,可能还要认真学习讲师讲课的成功经验。这里唯一不能相借的是金钱,他们这行的口号是“亲爹亲妈、妻子儿子都可以借给别人,只有钱不能借去”,所以各个家庭经济独立,在家庭内部,成员经济也是独立的,每月的房租、伙食费用各人自己承担。

      5. 退出:带着逗号离开
      开始来时,姐姐跟我说过:“你是带着问好来的,在这考察后,会让你带着句号回去”,我也盼望着这样,可是事与愿违,到真正离别时,我只能说是带着逗号走的。
当时要离开那个她们的出租房时,二姐提出我在那写的日记不能带回去,要么撕掉,要么烧去,我坚决不照她说的做,表示一定要完整带回,最终他们没有再要求。我还准备到当地公安局、工商局了解和反映下情况,可一点自由活动时间都没有。车上的饮食他们都为我准备好了,而且还送我去火车站,一直看我上车。很快地火车开动了,我离开了这座让我摸不透、看不清的城市,当时回想这几天的经历,真有点后怕的感觉。
现在我已安全回来,可姐姐妹妹还留在那里,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心里还有种侥幸想法,如果她们真的成功了,我们家不是真正富有了,可这样的成功对社会将造成怎样的影响,多少家庭会为此承受痛苦,如果把她们弄回来,家里借债投入的钱怎么办,她们会不会轻易离开。这次去她们那里,有一点我是相当肯定的,那就是她们所做的事情就是传销,至于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我不知怎么办,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版权说明:以上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和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不代表防传销知识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cxzs.com/16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